超出仲裁时效提起劳动争议法院会支持吗?

发布日期:2021-08-13 11:32   来源:未知   阅读:

  陶某1986年8月大学毕业后进入某研究所工作,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系事业编制。1992年12月31日,双方签订中级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合同,约定某研究所聘任陶某为设备设计师,聘期自1992年12月31日至1995年12月31日,聘任期内,陶某从事军航接口设备等工作任务。之后因某研究所经营困难,1995年3月起某研究所将陶某作为富余人员进行管理,至1996年10月某研究所一直向陶某发放富余人员工资。之后某研究所未再向陶某发放工资,陶某也未再回某研究所处上班。

  1996年7月,陶某登记为南京某笔记本电脑专营店的负责人,现该单位已吊销。1997年3月31日,某研究所作出《关于对陶某同志除名的决定》,内容为“全所各单位:陶某,女,大学毕业,于1986年8月分配进所。www.118gjp.com。原为第二研究部工程师,1995年3月作为富余人员交所人才流动办公室管理。该同志在人才流动办公室期间,不遵守所关于富余人员管理规定。1997年元月24日人事处下达限期返回通知后,至1997年3月6日,陶某仍拒不回所。经所务会研究决定:陶某按自动离职予以除名。除名后,陶某同志在所外的一切活动与某研究所无关,所发给陶某所有证件一律作废”。陶某配偶亦为某研究所员工,1997年时仍在某研究所接受考核,由某研究所发放工资。

  2019年10月陶某年满55周岁时,到人社部门办理退休手续,人社部门认为其1997年被单位除名,故根据相关规定对其之前的工龄不予计算。陶某为此与某研究所产生争议,于2020年4月4日向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认定上述除名决定无效。陶某在仲裁申请书中自述“聘约到期后,申请人向所里提出辞职,所里不准,之后一直没有结果,申请人遂约于1996年年中附近离开某研究所”。2020年8月3日,南京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终结审理,陶某遂诉至法院。

  秦淮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驳回陶某的诉讼请求。陶某不服上诉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所谓时效是指时间经过所产生的法律效果,即一定的事实状态在法定期间内持续存在而产生的与该事实状态相适应的法律效果的法律制度。1995年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提出仲裁要求的一方应当自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60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第八十三条规定,劳动争议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07年12月29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诉讼时效分为普通诉讼时效、特别诉讼时效和20年最长诉讼时效,其中,普通诉讼时效期间和特别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遭受侵害和义务人之日起计算,也被称为主观诉讼时效期间,最长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计算且不适用诉讼时效中断、中止规定,因此也被称为客观诉讼时效。关于时效制度的目的和价值,一般认为有以下三点:一是督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二是有利于证据的收集和判断,便于法院处理纠纷;三是维护社会关系和秩序的稳定。权利人超出诉讼时效提起诉讼,丧失了胜诉权。

  本案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颁布之前,故本案应当适用当时仲裁时效60日的规定,即陶某在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60日内申请仲裁。从现有证据可证实,陶某于1996年7月登记注册南京某笔记本电脑专营店并开始经营,某研究所于1997年3月31日作出的《关于对陶某同志除名的决定》是基于陶某在某研究所下达限期返回通知后,至1997年3月6日拒不回所,作出的除名决定。现有证据确实不能充分证明某研究所将该除名决定当时已经向陶某送达或告知,但作出除名决定的事件发生在1997年,距其申请仲裁或提起诉讼时已经超过20多年,现要求某研究所提供当时送达的材料,确实过于苛刻。

  结合陶某的工资发放至1996年10月,及其2011年或2012年补缴社会保险费用的事实,可以间接反映出其当时应当知晓不再提供劳动、单位不发放工资的法律后果,也应当知道单位不再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法律后果。按照某研究所的陈述,该除名决定作出后也通知了陶某(无证据证明),也以文件的形式传达至各部门,并进行了张贴。考虑到陶某的配偶管某在1997年3月前由某研究所发放工资,并参加了1997年度的考核,况且当时陶某一家也住在某研究所大院,故应当认定其知道或应当知道被除名的事实。即使无证据证明某研究所当时确实向陶某送达或告知了除名决定,按照法律规定,陶某于2020年8月21日提起诉讼,也超过了权利保护最长20年的法律规定。综上,陶某提起诉讼超过仲裁时效和最长诉讼时效,某研究所以此抗辩,陶某即丧失胜诉权。